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勇維/奧尤】交換

設定請翻《命中注定》那篇,能接受再回來,腦補時想到的劇情,想說就寫寫,文筆差,ooc,ooc,ooc(重要的事要講三遍),對話流,時間發生在四人第一次酒吧見面之後一段時間。

做著被打的準備寫完了。

☆☆

勝生勇利坐在駕駛坐上,雙手交叉瞇著眼小憩,這輛現在被他停在路邊的豐田固然是平價款,但也是好歹讓他在去年步入有車有房的一員,雖然現在身上背著房車雙貸,說到錢都是一把心酸淚,尤其是遇上根本不在乎這種事,把他的車門用力的打開又重重的關上的青年,他的心又更酸了。

「不是我要講,尤里你門關小力點,這車我去年才買的,還有你又遲到了。」

「我又不像你不受歡迎,被那群瘋女人追著跑,能這個時候到,老子已經覺得自己很厲害了。」

剛坐進副駕駛坐的青年,尤里.普利謝茨基,他那張不討喜的嘴勇利早就習慣,況且親眼見證過他被一群女孩追著跑的畫面,他對尤里是真心心疼。

「先不提這個,我的東西呢?」

勇利不是不關心尤里,但是一碼歸一碼,正事該做的還是要做,他犧牲午休時間全為了這個。

「諾,給你這個沒眼光的。」尤里把一個小牛皮文件夾遞給勇利。

勇利一接過文件夾,就當面打開並迅速拿出內容物。

是疊照片,但不是普通的照片,是維克托.尼基洛夫的照片,但同時也不是普通的維克托.尼基洛夫的照片,是毫無防備的維克托.尼基洛夫的日常照片,其中不乏上身半裸更甚只穿條內褲的香艷照。

用「香艷」來形容男士似乎不太對,但滿腦子都是維克托的顏和身材的勇利實在沒多餘的腦袋去想用於男性的同意詞。

「喂喂豬排飯你能不能先停一會啊,我的份呢!你給我後你要看到眼睛脫窗我也不攬你。」

「抱歉抱歉,看的太認真我都忘了。」勇利連忙道歉,從公事包拿出個小紙袋給尤里。

這回換尤里迫不及待地打開了,開的時候太心急還讓勇利忍不住勾起嘴角,被尤里白了一眼。

袋子裡的是奧塔別克.阿爾京,準確來說是奧塔別克.阿爾京的照片,一張張都是奧塔別克在辦公室認真工作的樣子。

「一不小心就拍多了,」勇利搔搔頭「我也不知道你喜歡怎麼樣的,就都拍了。」

「這不都是西裝嘛!老子給你拍裸上身的,結果我只有西裝……」尤里不高興的癟癟嘴。

勇利一臉你太傻太年輕:「我問你,奧塔別克跟你出去會穿西裝嗎?」

「不會啊!」尤里除了在酒吧那次看過奧塔別克的西裝扮相外,他的確再也沒看過。

「這就對了,照片收藏重不在裸露程度而是在於多樣性,重樣不重裸。」

「是這樣嗎?」

「是啊!還有你看這些。」

尤里這回倒被勇利講的一愣一愣的,勇利從尤里手中的照片抽起幾張,因為尤里抓的緊,他抽時又忍不住笑出來,尤里被笑得有點惱,乾脆把所有照片推到勇利手裡,勇利選了幾張後,抓過尤里的手攤開把照片又放回去。

勇利把一張照片移到尤里眼前說:「你看這張,你告訴我看到什麼?」

「奧塔別克在搬東西。」

勇利搖搖頭再度擺出那張你太傻太年輕的臉,他指著奧塔別克的手臂。

「看這個半捲起來的袖子,這露出的下臂,因為出力而突起的肌肉,有沒有很想被著雙強而有力的手抱抱?」

尤里沒說話只是紅著臉,但還是用力的點點頭。

「再來這張,你看到什麼?」勇利把剛剛那張照片還給尤里,換了張再度伸到尤里的視線範圍。

「奧塔別克在脫外套。」一如方才直白的回答。

勇利三度擺出那張你太傻太年輕的臉。

「夠了,豬排飯你有話就直說!」尤里被那表情弄得火爆脾氣都上來了。

「好了好了,你冷靜些,仔細看!」勇利安撫尤里後要他把心思再轉回照片「這個側面角度可以同時看到臉和整體身材,而且重點是『脫』這個動作,這個外套剛脫到一半的動作不夠引人遐想嗎?」

尤里被說的啞口無言只能又點點頭。

「這張還要跟這張鬆領帶的一起看,一整套的,」勇利緊接再把另張遞上「不得不說奧塔別克的穿衣風格特別禁慾,都是黑灰白啊!」

明明沒什麼資格,但一個直男審美還是對著一個叛逆審美評價起別人的穿衣風格。

「所有照片裡,最重點的就這張,」勇利把手裡最後一張照片放上尤里掌心。

「不就是個背影嘛!」

勇利這次的表情已經不是你太傻太年輕,而是恨鐵不成鋼恨徒不成材了,一整個就是痛心疾首。

「一個人最好舔……不對!是最好欣賞的就是背影啊!」勇利用力的指這照片像怕尤里聽不明白似的「你看這個精壯的背脊結實的屁股,漂亮的倒三角形,還有……」

勇利講的激動以至於尤里投以微妙和不信任的眼神。

「尤里.普利謝茨基,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先說清楚,第一,奧塔別克從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第二,我只是理性講述。」

第三,講那麼白是因為你不懂舉一反三,不過這話勇利自然沒說出口。

「話又說回照片,我重點都還沒說到,這張照片裡的奧塔別克剛從外頭回來,你也知道最近天氣特別熱,所以才會一回來就脫外套,告訴我這件白襯衫你看出什麼來?」

被勇利嫌棄那麼多次後,尤里這次認真專注的研究起照片了,雖然要他這樣盯著奧塔別克的身材不放對心臟不太好,猶豫一番後給出答案:「襯衫薄身材看起來比較明顯?」

對於總算開竅的尤里,勇利心中響起了掌聲:「不過只對一半。」

「哈?」

「因為天氣熱,奧塔別克汗浸浸的,襯衫部分貼在肌膚上,這種微透感才是巧到好處的色氣。」

尤里半懂半不懂的點點頭。

「還有什麼要問的?」做了一回人生導師的勇利有點得意忘形。

「你都是這樣看那老頭子的照片嗎?」
「是啊!」
「你把他當性幻想對象?」
「咳咳咳…」

尤里這直接的一問讓勇利差點咳到內出血,但他也沒想說謊。

「嗯……是的,你不也是嗎?嘛,我午休時間快過了,你也趕快回學校吧。」

勇利快速轉移話題但還是躲不過尤里的質問「不、不……我不是!我只是……只是……只是喜歡這張臉而已!還有你不是提醒我不能喜歡上直的嘛!」

「我也是喜歡他的臉和身材啊,而且是『幻想』!」勇利特別加重幻想兩個字「我是不會對維克托動愛戀之心的,好了,快下車吧。」

「等等,還有件事,為什麼我們交換個照片要跟諜報電影似的。」

「你要在咖啡廳公園之類的地方交換嗎?」

「不要。」尤里嚴正拒絕「不是啊,為什麼不直接用網路就好。」

勇利把身子往尤利那邊靠去伸出手替他把車門打開:「你還記得你為什麼跟你前男友分手嗎?」

「幹,還不是因為他傳錯照片讓老子發現他腳踏兩條船!沒被我打死算他走運。」尤里想到這就忍不住咬牙切齒。

「就是這樣,所以趕快下車吧,我還要趕回公司,有事之後在講,拜拜,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勇利邊說邊推尤里要他下車,尤里腳踏下車那刻,勇利迅速把門關上沒理會尤里「你這個死豬排飯」的罵罵咧咧,鑰匙插上一轉踩下油門。

尤里會罵完他祖宗十八代,勇利心裡猜測道,他太瞭解他了,他說不定還會跟自己鬧上一陣子的脾氣,在酒吧遇到他大概還會被當作陌生人。

但在這樣被尤里問下去,他沒自信能支撐住,畢竟要去克制自己不去喜歡一個可以稱作自己「夢中情人」的人可是難事。

不可以去喜歡上一個無望的人,勇利這麼告訴尤里,同時也是在警告自己。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