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奧尤】十個男人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

突發性深井冰症候群發作,以前游泳時的腦洞,不知道為什麼那時腦中會浮現尤里唱「十個男人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還有一個人人愛」的畫面,不會剪片子那乾脆就試著寫寫看吧,因為是腦洞所以是對話流,天知道為什麼會越寫越長,結尾畫風混亂。

勇維維勇無差、J伊莎前提

★★

去你的,為什麼人們總愛討論戀愛的話題,不但要聊自己還要把無關的人一起關心進去。

作為「戀愛話題」的最大受害者——尤里.普利謝茨基為此被感頭痛。

第一個找上他的是老太婆米拉,他不過趁休息時間回個訊息給奧塔別克,米拉就自動坐到他旁邊自顧自聊起來了。

「小尤里在給誰傳訊息啊?」

「跟你沒關係吧,老太婆!」

「你喊誰老太婆啊,你真該跟格加學學怎麼好好稱呼一個女性。」

米拉本來就特別煩,尤其是終於在格奧爾基的幫助下跟渣男男朋友分手後更是麻煩層度倍增,於是他能做的就只有忽視米拉,把心思又投回手機的通訊軟件上。

「欸,不理我啊,那我們換個話題,尤里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沒有。」

「那你喜歡怎樣的類型?維克托那種?你不是以前挺崇拜他的嘛!」

「誰崇拜那個禿子了啊!還有為什麼一上來就是男的!」

「反正我也沒看你對哪個女孩心動過,從你竟然對我這個美少女米拉沒興趣就看的出來。」

「哈——這不代表我就是基佬好嗎!」見鬼了,他對女孩是沒興趣但不表示他對男人有興趣。

「所以說你覺得維克托這種怎樣?」

「誰會喜歡像老禿子那樣的傻子,在banquet時就對個發酒瘋的豬排飯一見鍾情,甚至後來不惜丟下賽季去給他當教練,真的是傻的可以,順帶一提你和格奧爾基也劃分在傻子的範圍裡。」

尤里不忘嘲諷米拉,那兩個人一直不斷地戀愛又分手,分手又戀愛,都是因愛癲狂的傻子。

「欸——這樣嗎?」雖然被尤里稱作是傻子一員,但米拉意外沒生氣「那當傻子似乎也沒那麼不好嘛!」

「欸?」

「好啦!我要去練習啦!拜拜!」米拉從板凳上站起往冰場走去,留下還因為米拉那超乎預想的反應和不知所云的回答困惑的尤里。

第二個是維克托,在自己鬼使神差下答應跟他和豬排飯一起吃飯,在餐廳等著豬排飯到的時候,他也問了跟米拉相同的問題。

「我聽米拉說了哦,聽說我是傻子啊!」

「是啊,還外加老年痴呆。」

「這樣啊——那我不行的話,勇利如何?雖然如果你喜歡我也不會把勇利讓給你就是。」

「老頭子,你還清醒嗎?我為什麼會喜歡豬排飯那樣的呆瓜,光是要意識到自己喜歡一個人都要東拖西拖,吻也接了戒指也戴了還呆成那樣,呆死了。」

「沒想到尤里奧也會為我叫屈啊,這還真是讓人開心,不過我們已經在一起了,勇利是呆瓜也沒關係。」維克托不忘又向尤里晒了無名指上的戒指。

「誰為你叫屈——」

「抱歉抱歉,我來遲了,路上塞車,」勇利的到來打斷兩人的對話「你們是在聊什麼嗎?」

「在聊戀愛的話題哦~☆」

「欸,尤里奧也有喜歡的人啊……」

「才沒有!」 天殺的,答應跟這兩人一起吃飯絕對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失誤。

第三個是JJ的妻子伊莎貝拉,會跟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遇上,是因為他手氣差到個極點,分站賽不但又通通跟奧塔別克錯開,還又再度抽到加拿大站。

剛抽完籤,他傳訊息跟奧塔別克抱怨時,奧塔別克這樣回應「換個方向想,我們下次見面就是總決賽了,雖然得要一陣子才能親眼看到你的新節目,這點很可惜。」

「哼,你就敬請期待吧,我們總決賽見!」尤里手機打下這幾個字後按下送出。

話又說回伊莎貝拉,加拿大明明是JJ Girls的地盤,但他依然逃不過被Yuri Angels追著跑的命運。

所以現在這是哪裡?

「啊呀,這不是小尤里嗎?真巧,婚禮後就沒見過了。」

說話的是剛從咖啡店走出來手上揣著個紙袋的伊莎貝拉,為什麼他會這麼碰巧的遇上這個女人,還有那婚禮又不是他想去的,誰會想去JJ的婚禮啊!要不是奧塔別克要去他才不會答應。

「怎麼了?那麼慌張,莫非是被Yuri Angels追著跑了?所以就說JJ Girls比較有秩序嘛!」

「吵死了,醜女。」

「欸好可怕,要我載你一程嗎?你是要回飯店吧。」

「為什麼我……」

「她們要追上來囉。」

最終結果尤里還是坐上了伊莎貝拉的汽車後座,他撐著臉看向車窗外。

「我們國家的景色怎樣?」

「普通。」

「那真是太好了,對了,小尤里有喜歡的人嗎?」

「你們女人都喜歡問這種問題嗎?」

「沒有嗎?那JJ那樣的人你覺得怎樣?」

「哈——我都說了把墨鏡戴頭上的都是渣男叫你趕快分了,卻沒想到你還是嫁給他,我都這樣說了你還不明白嗎。」

「那就是不喜歡了,不過有句話是怎麼說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雖然JJ本來就不是壞男人,」伊莎貝拉笑得甜蜜「啊,飯店到了,那奧塔……」

「到了,我要下車。」

「好好好,」關於奧塔別克下次再問吧,雖然她原本的重點就是奧塔別克,JJ不過是個引子,從大獎賽到婚禮,她一直覺得這兩人之間特別曖昧,大概是所謂女人的直覺?伊莎貝拉一打開汽車安全鎖,尤里就打開車門準備下車。

「小尤里,你等等,這個給你。」伊莎貝拉打開紙袋把其中一杯熱飲遞給尤里「原本要買給JJ的,楓糖奶茶,加拿大特產,諾,你就不要猶豫了,拿去吧。」

「切,我就拿走了,」尤里接過熱飲「還有……謝謝。」

這孩子真可愛呀,伊莎貝拉心裡直笑「你回去小心一點,不要在被你的那群女粉絲圍住了哦。」

「不用你講!」

回到房間的尤里啜了口楓糖奶茶,JJ盡然喜歡這種甜死人的東西嗎?他改天一定要笑笑他,雖然味道是不差,在喝完最後一口奶茶,尤里把紙杯丟進垃圾筒後,給奧塔別克傳了條他今天遇上伊莎貝拉的訊息。

至於他和伊莎貝拉的相遇變成勒魯瓦夫婦晚飯時的話題就不在他知道的範圍內了。

至於第四個是奧塔別克,所以說為什麼是奧塔別克。

「尤里喜歡怎樣的人?」

奧塔別克這樣問他時,他還枕在他的大腿上打遊戲機,多虧奧塔別克這一問,他的角色就這樣因為他一晃神死掉了。

「哦,不!奧塔別克你跟他們一樣八卦嗎?」

「就只是好奇,他們給你的選項沒有一個你滿意的。」

「啊哈!我就知道你是他們的奸細,」尤里放下遊戲機「幫我跟他們說,至少要不傻不呆不壞,這答案他們滿意了嘛!」

「那我大概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了,」奧塔別克底下頭認真地看著尤里,尤里能從奧塔別克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尤里覺得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賣力地跳著。

「哈?」

「我是跟維克托一樣的傻子,在13歲見到你那時心裡就被你佔了個位子。」

「我也是跟勇利一樣的呆瓜,一直到五年後跟你在大獎賽再度見面並跟你做了朋友,才發現對你的感情早就不是友情。」

「我雖然不想說自己像讓,但我的確是個壞人,我們大獎賽初見的時候要不是聽到你大罵讓,我墨鏡原本也是要直接往頭頂上推的,還有我明明知道現在跟你講這些會造成你的麻煩,但我想有些話不能在瞞著你。」

「有我這樣的朋友真的非常抱歉,尤里。」

奧塔別克語畢,尤里只能傻愣。

奧塔別克在說什麼?

「啊,你不用道歉啦。」

「嗯。」

「所以你之前墨鏡都直接往頭上推?」

「對,知道你不喜歡後就改了。」

「這樣啊,嗯……」

尤里.普利謝茨基快點努力動動你的腦子。

「我剛剛是被告白了嗎?」

「是,奧塔別克.阿爾京喜歡尤里.普利謝茨基。」

老天,所以他剛剛真的被他最好的朋友表白了,而且自己現在還枕在他大腿上,尤里覺得自己臉變得火燙,一股難已明說的情緒衝上心頭,他只能雙手掩面,擋住自己羞紅的臉和奧塔別克的視線。

「對不起,尤里,你很討厭的話就當我沒說過,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我們能繼續當朋友……」

「閉嘴閉嘴閉嘴奧塔別克你給我閉嘴,我剛剛不是說不用道歉了嘛!還有為什麼有人告白會像你一樣淡定的啊!你真的喜歡我嗎!」

「喜歡,但我怕會造成你的壓力。」

「你告白就不是壓力嗎?」

「所以我很抱歉。」

「不對不對不對!我就說不要道歉了啊!奧塔別克.阿爾京你到底聽不聽的懂人話,哪有人告白一開始就說我不是你喜歡的類型的!」

「因為就你的說法,我真的不是。」

「問題是我原本還把你當作不傻不呆不壞的正面例子啊!不不不你不要誤會這不代表我喜歡你,但我也不是討厭你,被你告白也沒有討厭的感覺,可是,可是,我不懂啦!我真的不懂啦!奧塔別克你這個渾蛋!」

尤里語無倫次,只能把腦袋閃過的思緒一股腦兒的講出來。

「尤里,冷靜,我知道你沒喜歡我沒討厭我了,所以不要哭了你先坐起來。」

尤里剛離開了奧塔別克的大腿,又整個人往椅背躺過去。

「我才沒哭,只是稍微激動點。」尤里接過奧塔別克遞來的衛生紙用力的擤了幾下,然後把揉團的衛生紙丟在桌子上,又連續做了幾個腹氏呼吸才撫平情緒。

「奧塔別克.阿爾京你靠過來些。」

都被指名道姓了,奧塔別克只能乖乖地往尤里的方向挪去,接下來等著他的是尤里大大的擁抱,他把臉靠在奧塔別克的胸膛。

「我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歡你,就是戀人的那種喜歡,我不知道,還有我一點都不覺得你傻你呆你壞,要道歉的是我」尤里的聲音帶悶「對不起,我沒辦法馬上回應你,你會因為這樣討厭我嗎?在我還沒確定前我們能當朋友嗎?」

「我不會討厭你,永遠都不會。」奧塔別克順了順尤里的金髮「謝謝你還願意跟我做朋友。」

戀愛話題的鬧劇看起來是告一段落了,尤里在也不會被問你喜歡誰,喜歡怎樣的人,但似乎他又被更大的問題纏身了。

十個男人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剩下的那個偏偏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跟我告了白,我卻很混亂。

END

所以為什麼結局會變成這樣(崩潰

原本只是想說要在一個小時內寫完的短短腦洞結果一寫就兩個半夜,只是從十個男人七個傻(維克托)八個呆(勇利)九個壞(JJ)還有一個惹人愛(奧塔別克),這樣不到一百字的段子做延伸,結果寫一寫發現奧塔好像是又傻又呆又壞的那個,還有結局我要怎麼結局?我記得我一開始要寫喜劇啊,可是因為結局怎麼套都不對,所以後來決定用之前《罪惡感》腦洞的結局當結局。

好吧,這個其實有一個稍微(只有稍微嗎?!)狗血的後續結局,好啦講白就是吃醋誤會認清自己的感情啦,但怕會被打所以沒有一點支持不敢寫,雖然我哪天要是忍不住大概還是會跑去寫。

不過講回來這種告了白但不是拒絕也不是答應的結局也沒什麼不好嘛,青春總是充滿著不確定和混亂,對吧?

我終於可以去睡覺了

评论 ( 7 )
热度 ( 83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