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奧尤】夢

靈感來自推上@yuyuyu_zzz太太的畫,推文https://twitter.com/yuyuyu_zzz/status/819901157078233089?s=09

看到這個條漫後我開始無盡的腦補,與其說不會寫應該說我覺得我大概寫不出我想像中的樣子(?,就隨心寫個梗概,標題亂取的,先隨便填個名字

★★

尤里,18歲,在拿到美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後,雖然家境稱不上富裕,但在爺爺的支持下還是離鄉背景到美國,半工半讀,租的是唐人街上由勝生家經營的日式餐館二樓的房間,會有空房間是因為勇利的父母回日本養老,勇利很照顧這個離家念書的孩子,餐館隔壁開雜貨店的西郡一家也都挺喜歡尤里,像是會在尤里來買麵包時又多送他瓶牛奶,說是他平常照顧三姐妹的謝禮。

尤里的生活稱不上輕鬆,但也還算過得去,直到他被打工的地方開除。

雖然又很努力的再找工作,但結果似乎總是不近人意,理所當然尤里不會跟老家講述目前的情況,他不想造成爺爺的負擔,到了連房租都繳不出來時才終於跟勇利透露自己被開除這件事,想要在寬延幾天。

勇利其實不是那麼在意房租的事,他不知道尤里被開除的原因,但他願意去相信尤里,他比較擔心沒有打工薪資的尤里生活要怎麼過下去。

兩人為這件事爭執起來,爭執的原因莫不過勇利的過於關心和尤里堅持他自己絕對沒問題他能解決,這時披集和雷奧無意見闖進來目睹這一切,披集原本只是想來找勇利順便拉雷奧一起吃個飯,卻沒想到一拉開門就看到勇利和尤里在吵架。

披集很快的做起了和事佬並迅速地瞭解情況,而跟著披集一起來的音樂系大學生雷奧是第一次見到尤里,他只能呆站在原地盯著尤里的臉瞧。

「所以,現在要緊的事趕快再找一份打工吧,」披集抓住重點「以我的人脈不知道能不能找的適合的……」
「我不需要幫助,我可以自己解決!」
「尤里!」
「那個……抱歉插句話……」雷奧開了口但語氣略顯猶豫「說到打工,我有個朋友在徵人……雖然是短期,但薪水比普通工作高,如果是急著要錢的話要不要參考看看……就是那份工作……嗯……」

「是裸體模特。」雷奧掙扎個老半天才終於說出口。

「哈?!」

「我敢以我的人品擔保,奧塔別克絕對不是什麼奇怪的人。」

「那個備受矚目的美術系新星奧塔別克.阿爾京?」雷奧脫口而出的名字沒逃過披集的資訊網。

「對,再找不到人我真怕他繳不出他的畢業作品。」

雷奧開始解釋奧塔別克找人的理由,還有為什麼不直接找職業的裸模,職業的是請了好幾個也換了好幾個但奧塔別克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我剛剛把你的照片傳給了他,他說如果你願意,只要你一有空就可以來定合同。」

「你什麼時候——!」

「非常抱歉!不過你如果願意幫這個忙是再感謝不過。」正常情況下雷奧是不會做出如此失禮的事,但在看到尤里的那刻,尤里的形象跟奧塔別克跟他講過的夢重疊了,那個已經困擾奧塔別克已久的夢。

夢有時會給他們這些創作家靈感,但太苛求有時也會限制住行動。

夢的事他沒講出來,因為那是奧塔別克的秘密。

「時薪?」尤里問。

雷奧講出來的數字讓尤里非常心動,這份詭異的打工尤里並不想答應,他知道這是正當的工作,但總有種自己賣身的錯覺,不過他現在缺錢是實話,而且他不想再欠勇利人情,有了這份工作他不但還能有更多的時間去找一份正經的打工,甚至能在年前回家時給爺爺買份禮物。

「老子答應了。」

在兩天後的星期一,尤里拿著雷奧給的地址找到奧塔別克,他要出門前勇利還擔心地要跟,被尤里鄭重拒絕。

「豬排飯你管好自己的店就夠了。」

尤里按下門鈴,不久後門開了。

「我想你應該就是尤里.普利謝茨基。」

「正是。」

「我是奧塔別克.阿爾京。」

好吧,這個奧塔別克長著比尤里想的更正經的臉,雖然他那個中國同學講過這麼一句話「知人知面不知心」,但還是讓尤里安心些。

「請進,普利謝茨基先生。」

TBC

第一階段腦洞梗概結束,如果有後續,跳躍的劇情會越來越多,因為腦中的畫面也越來越模糊,我連結局都不知道,順帶一提我所有的腦洞設定如果有人想撿十分歡迎,只要先跟我說一聲。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