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維維勇無差】他胖了,他禿了

勇利維克托老年妄想,看你們一直在講害我很想寫啊,人要往現實看是吧?因為是臨時的腦洞所以很短,一點點的奧尤。

★★

勇利前陣子在給自己的丈夫維克托過完70歲大壽後,才又意識到兩個人那個風風火火的「當年」已經是非常久遠的事了。

誰想得到自己拉開拉門會看到偶像泡在自家的溫泉裡?更不要提那瘋狂的教練提議和往後在GPF一起奮鬥的日子。

還有他那個跟維克托成對,原本只是用來安定心神的金戒,分期付款早在多年前就還清,不過安定心神倒變成愛你永遠的含義。

今天無名指上的戒指依舊澄亮澄亮。

那麼多年過去,現在他拉開拉門一樣會看到維克托泡在自家的溫泉裡,那個不在是他的偶像只不過是個普通丈夫的維克托。

溫泉對於他們兩個前運動員來說實在是在好不過的東西,以前留下的運動傷害導致天氣一濕冷兩個人關節就會痛的哇哇叫,這時溫泉總是能帶給他們些舒緩,上了年紀的兩個人自然也不會在池子裡玩出什麼花樣,只是安分的泡著,順便討論些瑣碎的小事,池子裡是身材留在中年發福後的自己和再也不用擔心髮際線的維克托。

勇利也忘記自己是在什麼時候沒有維克托的髮漩可戳,有些事就像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就發生,就像自己那消不去的臉頰肉和肚子,雖然維克托挺喜歡捏捏他們,他也早就習慣,反正自己也會摸摸維克托的頭皮。

自己胖歸胖,飲食控制早在十幾年前就做了,幾分油鹽糖每頓飯都算得清清楚楚,人年紀一上來要注意的事多到數不完,但為了盡他們所能努力的在陪對方多活幾年,該做的還是一分都不可少。

不過他們還是能偶爾一起吃各只有半塊炸豬排的豬排丼飯。

他們再也跳不出任何一種四週跳,理所當然一週跳也不行,除非他們想跟他們那把老骨頭過不去,但還是可以評點一下在冰場上練習年輕人的動作,作為一個路過的老人給些建議當作娛樂,至於海另一邊的在聖彼得堡的俄羅斯隊總教練尤里,這些對他而言就是工作了,尤里語氣雖狠卻字字道破癥結,頗有雅克夫當年的風範。

他和維克托都為俄羅斯的年輕選手感到開心,開心他們能夠擁有這樣的教練。

尤其是奧塔別克在六十歲生日後辭退了哈薩克國家隊教練的職位,宣佈要把剩下的人生造自己規劃陪在最愛的人身邊,正式搬到聖彼得堡後,相信他們那爆脾氣的教練情緒也會緩和不少。

很多事變了,也很多事沒變。

比如維克托那句「我真想把你那件衣服燒了。」已經是他的口頭禪,但勇利也沒真的理過幾次,就好比現在兩個人約好要一起出門散步賞櫻,維克托還在為到底要戴哪頂帽子發愁,勇利早已穿上那件他覺得舒服極的厚毛衣加上旅館的羽織準備好了。

「wow,我真不敢相信,勇利你真的要這樣出門嗎?」
「在不出門,櫻花那會擠滿人哦。」

兩個人牽著手,金屬對戒碰在一起,走在長谷津春天的街道上。

他胖了,他禿了,不如當年,但卻依然彼此相愛。

★★

後面廢話,發出去後才想補充下奧尤兩人的關係,這兩人一直在交往婚也結了,我讓他們相愛,卻又一直覺得這兩人對祖國會付出許多,尤其是奧塔別克,所以最後解決的方案就是那樣,奧塔別克為自己祖國的花滑奉獻了將近四十年的時間,剩下的留給尤里不過分吧,放心啦,那四十年間兩人過的很好啦,一有假期就膩在一起,俄哈之間飛機就五個小時,這兩人沒問題的。

评论 ( 11 )
热度 ( 198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