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YOI】格奧爾基·波波維奇的戀愛諮詢

這篇在我草稿箱裡躺了好多天的東西終於寫完了!!!算是一次寫完我喜歡的cp,ooc有,劇情流水帳,之前寫一半的時候發現標題似乎跟人撞了,不過都過了那麼多天想說就懶的改了

我好喜歡波波

CP:勇維維勇無差,雅克莉莉,leoji,承薩,埃米米凱,奧尤,格米(我個人喜歡叫波米啦,但叫格米似乎比較適合cp取名法則)

★★

格奧爾基•波波維奇的戀愛經歷一直不乏是聖彼得堡基地隊員們茶餘飯後的聊天話題,明明很認真的談著戀愛卻一路不順遂,雖然覺得可憐但還是忍不住討論起這件事。

格奧爾基這次又被哪個女孩子甩了?

「說到戀愛就要講到格奧爾基。」
「這是真的嘛!前輩!」

事態從一個剛轉到聖彼得堡基地的女孩因其他隊員的玩笑,而向格奧爾基做戀愛諮詢,然後跟暗戀已久的對象修成正果後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

第一個女孩的成功或許是意外。
第二個少年的成功可能是碰巧。
那第三個人的成功要算什麼呢?

格奧爾基的戀愛諮詢名聲越傳越遠,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幫助別人很在行但套在自己身上完全不是一回事。

先不管一些閒言閒語,格奧爾基那浪漫充滿愛的體質讓他很樂意去給在名為愛的道路上的迷途羔羊們一點建議,雖然他也是其中之一。

1

勝生勇利和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沒有諮詢的必要,但他們還是從格奧爾基那拿到一份聖彼得堡的的私房約會景點和餐廳精選。

他們的教練雅克夫•費爾茲曼比這群小夥子活了那麼多年,自然也不會做諮詢,但他還是聽從格奧爾基的建議把要送給莉莉婭的花,從爛大街的紅玫瑰換成有著莉莉婭名字含意的百合花束。

2

格奧爾基的名聲慢慢地也傳到海的另一邊去了。

他的電子郵箱裡多了三封來自非俄羅斯地區的信,其中兩封各來自美國和中國,但湊巧地講的是同一件事。

我應該如何才能跟他更了解他?

對於曾經有緣一同在中國站一戰的兩位對手,他給了抽個空找個機會去約會吧的回答,這兩人一點問題都沒有,有問題也是中間隔的太平洋遠了些。

2017年1月1日一到,季光虹的SNS多了篇自己跟雷奧·德·拉·伊格萊西亞在紐約時代廣場的合照加上簡短的「2017新年快樂!」的PO文,至於27天後雷奧發了個「Happy Chinese New Year!」座標中國又是另一件事了。

至於第三封信?不過是同為愛而生的克里斯托夫·賈科梅蒂給他的戀愛諮詢一點鼓勵和讚美罷了。

不過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戀愛啊。

克里斯托夫在信末這樣寫道。

3

新年剛過沒多久,格奧爾基的line便收到薩拉的電話,薩拉·克里斯皮諾作為米拉的朋友,格奧爾基對她是熟悉不過,他接受了對方的視訊要求,狹小的手機畫面擠進了她和埃米爾·尼古拉。

「新年快樂!格奧爾基!」薩拉和埃米爾同聲道賀。

這次三缺一啊,「新年快樂,你們的米凱萊呢?」

「就是因為米奇不在我才能打這通電話的啊!」薩拉旁邊的埃米爾贊成地點點頭。

「聽說你最近戀愛諮詢做的挺好的!」
「嘛,盡我所能而已。」
「那你給我追承吉一點建議怎樣?」

 難怪要瞞著米凱萊了。

 「你們義大利的女人追人需要教嗎?」格奧爾基笑道。

「沒辦法我搞不懂他們亞洲人那套,」薩拉嘆口氣,她的電話已經被李承吉不知道無視了多少次「他大概喜歡更文靜的女孩或者男人。」

講完薩拉的眉頭都是皺在一起的,旁邊的埃米爾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就算做出這樣親暱的動作,這兩人依然不像情侶,要說更像是對姐弟。

不過對妹妹的愛愛的深沈的米凱萊說根本看不出差別,明明有眼睛的都看的出米凱萊的追求對象從來不是薩拉。

「做真實的自己,不要去畏懼。」

對他表現坦率的心直接的愛後還是轟轟烈烈的失敗也比拐彎抹角遮遮掩掩自己痛苦依然不會成功來的好。

「這比較適合你,薩拉。」義大利的女人敢愛的性格並不可笑,甚至是令人欽佩。

薩拉似乎突然領悟了什麼,把手機留給了埃米爾就從螢幕消失,臨走前不忘道謝。

「格奧爾基,謝啦!啊啊啊對了,米拉跟他男友分手囉!」

 「我知道。」米拉的事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螢幕那頭的埃米爾轉頭看了下薩拉的情況後笑道:「說實話,我覺得薩拉決定去做的事會完全超乎我們想像。」

 「我相信,你還有要講什麼嗎?不然我要掛了。」

「啊不,我不用,我只希望薩拉的戀情能開花結果就好……至於我一直等著就行,不過像你講的那樣主動一點也沒什麼不好就是。」

陽光開朗的18歲捷克男孩道完再見便掛了電話,藏的最深的說不定是他,格奧爾基如此想到。

可怕的18歲。

至於薩拉雷厲風行地買了張飛往韓國的機票和埃米爾努力把米凱萊留在義大利就跟格奧爾基沒關係了。

4

令人訝異地,他那個剛拿到大獎賽金牌風光正熱的15歲小師弟也找上了自己,雖然他不願意承認這是「自己的」戀愛諮詢。

「我有個朋友……」尤里·普利謝茨基彆扭地不知如何開口。

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戀愛的人總會有一個「我的朋友」。

「……覺得自己對朋友的態度越來越奇怪……」

「我……啊不,『他』很開心能有個像他那樣棒透的朋友,他簡直是除了爺爺以外世界上最好的人,和他一起很快樂,他很懂他,在他面前不用逞強,不管怎樣地撒嬌耍賴,他都會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或著載著他兜風……」

「可是他不想要只有他朋友的一個擁抱……他想要更多。」尤里臉色一沉陷入沈默。

「比如什麼?」格奧爾基想捉弄下這個在冰場跋扈得意的少年,雖然也有問題講一半他無法幫他的原因在,他看著尤里的臉由青轉紅,然後低下頭支支嗚嗚。

「比如……比如更多的擁抱……」

「還有呢?」

「想要牽手!」

「恩。」

「還有親吻!最好像是電視劇裡的那樣又深又久的吻!」

尤里仰起頭,整張臉紅到耳尖,但眼中閃耀著光芒,帶著愛和慾望。

想對所愛之人有更親暱的接觸不是什麼罪惡,雖然他還是得要提醒雅克夫多注意尤里最近又在看什麼奇怪的劇了,不過要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去突然接受自己對最好的朋友的感情從友誼轉成戀愛似乎有點過於困難。

「你……」
「是我朋友!」
「好吧,那告訴『你朋友』他想對他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真的嘛!」

雖然把問題推個那個「我朋友」最好的朋友似乎有點不道德,但現在告訴尤里他戀愛了,估計他可能整個人都會慌起來,況且兩個人感情直接碰撞出來的感受也是最真實,他相信尤里從大獎賽回來後一口一個的「奧塔別克」不會在意,在面對變得不太一樣的尤里,他們之間或許能得到解答。

有些問題也不用那麼著急的要找到答案。

在不久的將來,奧塔別克得到一個短暫的假期,在踏上俄羅斯國土時他得到尤里一個飛撲,他穩穩地接住了他,雖然下一刻他可被尤里嚇得不輕。

柔軟的觸感輕輕地落在他臉頰上。

這或許是俄羅斯式歡迎,僵在那的奧塔別克心中只能這樣人認為。

「歡迎你,奧塔別克!」
「嗯,我來了,尤里。」

但尤里之後的要求又讓奧塔別克更迷茫了,能牽手嗎?尤里問他。

「你不願意的話就算了,我只是問問。」尤里看著呆若木雞的奧塔別克,忍不住小聲嘟囔起格奧爾基那不靠譜的建議。

「尤里想要牽手嗎?」尤里正打算把這事糊弄過去時手就被奧塔別克緊緊握住「想?還是不想?」

奧塔別克在聖彼得堡待的那一週,有尤里的地方就有奧塔別克,兩個人在一起時手就一定是牽著的,雖然有沒有正式在一起還不知道,但兩人歪膩模樣加上尤里樂開花的笑臉,還是造成所有聖彼得堡基地單身隊員們強烈的心裡傷害。

5

「格加,要一起吃飯嗎?餐廳你選。」米拉‧芭比切娃扒在護欄上向格奧爾基提出邀約,他正在給同隊的女孩約會打扮建議。

格奧爾基在給女孩約會祝福後轉頭向米拉應道:「好啊。」

他們踏出體育館的時候外面還飄著雪,格奧爾基貼心地撐起傘,並把傘下大部分的空間留給了米拉。

兩人走著,或許是嫌太安靜,米拉率先開了口:「你還在做那個戀愛諮詢?」

「如果有人問我的話就做,我不能放著為愛煩惱的人不管!」格奧爾基還是一貫的浪漫精神。

「你還真好心,我看我下次也找你談談算了,看我是要在哪改改才不會再遇上那樣的渾蛋。」

「你前男友的確是渾蛋,這點連尤里也這麼認為,他甚至說了你們能分手,他為你感到開心。」

「哦?那小傢伙也會說這種話啊,」米拉忍不住笑出聲「他什麼時候講的?」

「在他上次找我談他的『朋友』的時候,」格奧爾基摸摸米拉的頭,「所以說米拉沒有改變的必要,米拉是個好孩子,之後一定會有珍惜你的人出現。」

米拉沒回應,心裡指想這人又把自己當小孩子,雖然他比自己大上七歲,但明明也才不過25歲而已,她想越多心思就越亂,明明從兩人認識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格奧爾基一直只把她當疼愛的後輩,所以她也沒有把喜歡格奧爾基的這份可能和心思去認真細想過。

但是,這次能不能讓她賭個可能?

格奧爾基又再侃侃而談最近戀愛諮詢所遇到的事,但一旁的米拉只是沈默,這讓格奧爾基有點擔心,擔心是不是剛剛提到前男友的事另她不快。

「米拉……你沒事吧?」

「我說,那個人會是你嗎?」

6

「我果真沒那個資格去做戀愛諮詢,抱歉。」
講完這句話後,格奧爾基·波波維奇的戀愛諮詢正式宣佈停止。

此外聖彼得保基地的隊員們再也沒有格奧爾基的戀愛八卦可聊,能聊的大概只剩下尤里和他男友的戀愛進度以及米拉會在退役後幾年內結婚。

评论 ( 9 )
热度 ( 190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