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J尤】男友父母總是要見的

 大概是《被男友的父母懟是怎樣的體驗》系列

文筆差,ooc,腦袋一時熱的產物,如果還有下次更新就會提到維勇。


※  

讓·雅克·勒魯瓦,人稱JJ,是個連自己都不願意掩飾的資深顏控,誰不喜歡漂亮的臉蛋呢?所以在他第一眼看到尤里時覺得自己心跳加速,忍不住想要調戲這隻小貓咪也算是情有可原,至少他本人是這麼覺得的。

 

15歲的尤里·普利謝茨基,俄羅斯的妖精,就這麼被加拿大的王纏上了,就算被尤里全打腳踢奮力抵抗仍不願意放棄自己愛情的讓也是精神可佳。

 

所謂「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嗯……這樣講似乎不太對,但在讓不間斷的調戲追求下,尤里也終於答應了,但怎麼也想不到會導致在大獎賽結束後讓得意忘形的給自己一個吻。

 

一個世界轉播的吻。

 

上次這麼做的還是在兩年前的大獎賽中國分站賽。

 

這時尤里才17歲,兩個人的戀情就這麼開誠布公了,雖然21歲的讓差點沒被尤里打致半殘,從此結束運動員生涯。

 

「這樣早點向大家公佈不是挺好的嗎?」讓坐在酒店房間的沙發上,撐著頭微笑看著面前的尤里「我家的人也挺支持的,世界排名名列前茅的年輕花滑選手情侶,感覺就是轟動世界的大話題啊,乾脆等你成年我們要不直接就結婚了,反正加拿大能結!」

 

「哈?」尤里給讓就是一個白眼,雖然大獎賽結束後讓特地在俄羅斯住一陣子,理應他或許是該表現出開心的情緒,但這傢伙真的不是普通的欠揍「夢話等你睡了再說。」

 

「那你陪我睡怎麼樣?」讓一把拉過尤裡把他抱進自己懷裡,他比他們初遇時高了不少,要是不小心身高就被反超了該怎麼辦,讓心中小小地憂慮著。

 

尤里掙扎幾次還是被讓緊緊抱住脫不開身,最後他選擇直接給讓一個中指。

 

「你這自戀……嗚……」原本要罵出口的話還沒說完就變成細碎的呻吟聲,理由用不著多講,在讓依依不捨離開尤裡的唇的時候,對方早被吻的只能攤軟在自己身上。

 

「It's JJ style!」

 

讓笑的張揚,而尤裡已經懶的花精力去應付這個男人,剩下給對方的就只有一張臭臉和沈默。

 

「不要這樣嘛……好吧,剛剛是我的錯,我不該突然吻你,我道歉。」其實讓比起被拳打相向更怕對方安靜不語,喜歡看小貓咪張牙舞抓就是有他可愛的地方。

 

尤里冷哼一聲,這也算是原諒讓了,他在讓懷裡給自己調整一個舒服的位置,他已經放棄離開讓懷裡,讓蹭了蹭尤裡柔軟的金髮。

 

「對了,那關於我們的事你家怎麼看?」

 

怎麼看?

 

說實話尤里會一直隱藏跟讓的關係,一方面是厭煩媒體,另一方面就是不知道爺爺會有什麼反應。

 

但因為讓的那一吻,一切都變得措手不及,比賽結束回到俄羅斯坐在爺爺的車裡,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久久的沈默後爺爺才率先開口。

 

只要我的尤拉奇卡幸福,你選擇誰都沒關係。

 

「喂,你沒事吧?怎麼不回答?難不成你家反對……」

 

「沒有。」

 

「哈哈哈哈如果沒有的話,真的等你成年我們就結婚吧。」

 

讓握住尤里的左手並捏了捏無名指。

 

「在這裡套上跟我成對的戒指。」

 

「說過幾次夢話等……」

 

這次打斷尤里的不是讓而是自己的手機,他接起電話。

 

接著就看到尤里語氣從原本桀驁不馴到慢慢軟化變成「好、好、知道了」直到掛斷電話。

 

「喂,自戀白癡,你安排一個假期後跟我去日本。」

 

「欸……是沒問題,但為什麼突然就……」

 

「沒有什麼原因,是你要完蛋而已。」

 

「哈?」



评论 ( 19 )
热度 ( 235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