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爆】酒還是少喝為妙

牛郎切X職場精英勝

在坐錯車,換車坐車的途中心情疲憊下寫點東西安慰自己,安慰十一點多才回到家的我。

切爆群裡的梗,不過是造自己的想像寫,因為是大人又是職場所以大概是外表不爆爆內心很爆爆的爆爆(你在繞口令嗎?

我喜歡暖男切島,然後故事很俗爛很老梗,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後續。

☆☆

「啊……頭好痛……」

操,要不是廢久那傢伙沒用,自己也不用多喝那麼多,之後一定要找他算帳……話說他是怎麼回到家的……嗯……等等……

爆豪勝己強忍著頭痛坐起身發現自己躺的不是睡慣的床而是地鋪,再睜開眼,媽的,這裡是哪裡!

「你醒了啊!怎樣感覺還好嗎?」

出現在爆豪視線裡的是個紅髮青年,婐著上身穿著條運動長褲,髮尾滴著水,看的出剛洗完澡。

「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浴室在那」青年指著房間的另一頭「你的衣服我幫你掛在浴室外。」

衣服?

爆豪拉開被子望了自己的下身。

媽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是全婐。

心裡就算千言萬語,職場上訓練出來的撲克臉,也還是讓爆豪在這種情況下擺出冷靜的表情,他望向青年,希望他能做出回應。

「啊……對吼,你現在這樣也不方便站起來,雖然我是不在意啦!你等我一下。」

青年找了條浴巾遞給爆豪,爆豪沒說什麼只是接過浴巾,然後在被窩裡圍好下半身再走向浴室。

「話說你那頭髮炸的真厲害啊!明明昨天看還是三七分來著。」

這是青年在爆豪走進浴室前跟他講的最後一句話,爆豪心裡只有媽的智障。

進了浴室,打開蓮蓬頭,溫度適中的熱水讓爆豪因為酒精不適的身體好過些,同時也有更多的腦袋去思考是怎麼一回事,但越回想頭越發疼,記憶停留在應酬結束那刻。

過去想不起來,那現在呢?

他開始分析現在的情況,他現在所處的地方看的出是廉價公寓,一房一廚一衛,雖然雜亂但稱不上骯髒,然後還有那個不認識的男人和醒來全婐的自己。

算了,他完全不想去猜測到底發生什麼事,也不想知道了。

反正最慘就是幹人一發或被幹一發。

關掉蓮蓬頭,擦乾身子,內衣內褲洗乾淨摺好放在浴室口的籃子裡,旁邊還掛著燙好的襯衫和西裝。

覺得有點意外?

穿戴整齊後,爆豪原本想跟對方禮貌上的道謝後便一走了之,卻沒想到被對方硬塞了一杯番茄汁。

「給你,解酒這個很有效,畢竟我是做牛郎的嘛!這是我的經驗談!哦還有我叫切島銳兒郎,你呢?」

爆豪看了眼手中的番茄汁然後一飲而盡。

「爆豪勝己。」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