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切爆】把花炸了它只會化成灰3(end)

我終於寫完了,自己開的坑,寫的爛也要填完,跟《花炸2》比起來簡直文風突變,不過是我本來就是想寫逗比的花吐症,各種老梗大集合非常抱歉!寫到後面變成對話流非常抱歉!ooc滿天飛非常抱歉!轟和出這對情侶默默刷存在感,然後在文末稍微吐槽了下自己的拖更。

6

自習課,相澤要這群高中生利用這節課好好解決這件事。

綠谷坐在葉隱的位子上,試圖從爆豪嘴裡問出有用的信息,整個班有花吐症經驗的就他和轟,所以也辦法託付他人。

至於其他人,有的選擇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遠觀,有的好奇事情動向則圍繞著綠谷和爆豪。

綠谷猶豫一會而後戰戰兢兢地開口了。

 「那個……小勝最近有喜歡的人嗎?」
「不知道。」
「沒有個頭緒嗎?比如特別有好感的人?」
「我說不知道。」

綠谷感到頭疼,難辦了,當初轟同學至少有個對象(雖然那個人就是綠谷自己),但不願意說,至於現在的小勝,看感覺不像說謊,是連自己喜歡上誰都沒意識到。

「沒想到爆豪那樣的傢伙也會喜歡上誰啊……你說是吧,切島!」上鳴低聲向旁邊的切島說到,想得到共鳴,卻被對方的表情嚇了一跳「喂,你怎麼了,表情超——恐怖!」

「啊,不,大概是身體有點不舒服,哈哈哈。」切島隨便捏造個理由應付,但胸口一股難以言語的感覺讓他心煩。

上鳴拍拍切島的肩提醒道:「身體不舒服就要去保健室,兄弟,身體比較重要。」

「沒事啦!不用到保健室去。」
「是嗎?反正你自己注意身體就好。」
「好。」

爆豪喜歡的到底是誰?

7

小勝喜歡的到底是誰?

眼前抱著水筒斷斷續續吐著花的爆豪,綠谷想起不久前的轟也是同副光景,他現在也只能再繼續問下去。

「小勝你仔細想想你周圍最常接觸的人,有沒有哪個是特別的……」綠谷陷入沉思,要怎樣才能解釋的更清楚。

「比如說看到他心情總會特別開心,看到他跟其他人再一起會很在意到……」

一順口就把轟對自己告白時講的話搬出來了,不知道轟同學會不會在意,綠谷偷偷地把視線移到後方坐在位子上的轟,兩人視線就這麼對上了,綠谷只能對著轟露出道歉的苦笑,轟也聽到了剛剛綠谷不小心脫口而出自己的告白,與其說在意不如說有點不好意思,他思考著該怎麼反應,最後決定勾起嘴角,給了綠谷一個安心的淺笑。

綠谷又把視線移回眼前的爆豪。

「總之小勝你再仔細想……」

「吵死……嘔……」爆豪朝著水桶又是一陣吐花。

看著吐花程度越來越嚴重但卻連個頭緒也沒有的爆豪……不,也有可能其實有頭緒,心中卻不願承認吧?綠谷嘆口氣。

「小勝,要好好正視自己的內心哦,你總不能一個人一個人接吻試試吧……」

「你這廢久偶爾也會出好主意嘛!」

「欸!唔……」

綠谷眼睛瞪的老大,因為領帶冷不防的就是被一扯然後就這樣跟爆豪吻上了,雖然他在嘴唇碰到的下一刻就馬上推開爆豪。

班上的所有人表示他們當下都驚呆了。

「你現在這個表情過去會把綠谷嚇哭哦。」

人民好副班長八百万提醒坐在自己隔壁顯然要進入狂暴化的轟。

8

「哇啊!小勝你幹嘛啊!」綠谷被嚇得不清,用手把嘴捂得實實的。

「不過就吻……嘔……」大量的花又從嘴裡掉了出來,爆豪反應快速地用手接住那些花。

「嘖,不是嗎?」他用力地握緊拳頭,然後又是幾聲boom,掌心的花化成灰「看來得一個一個試試啊?剛剛廢久說過身邊的人……」

爆豪環顧一圈教室,他把目光短暫聚焦在切島身上,但沒說什麼只是咬了咬下唇。

他把視線轉向切島旁邊的上鳴。

「白癡臉!」

上鳴睜大眼,為什麼是我抽中下下籤!

「那個啊……怎麼了嗎……哈哈哈……」上鳴現在只能裝傻,然後緩慢地拉開與爆豪的距離。

「還問怎麼了,一個吻一下就結束了,我只想趕快把這鬼病治好。」

「哈哈哈……接吻啊……」在裝傻和努力下,上鳴的手終於迎來摸到門把的那刻——他拉開門,把腿就跑。

「抱歉!容我先走一步了!」

「你要去哪裡!」
爆豪追在上鳴身後跑了出去。

「喂,爆豪你等等!」
切島也追在爆豪身後跑了出去。

「嘿咻,尾白同學你幫我顧下東西!」

所有人看著三個人我追你他追我這樣跑出教室。

這是什麼情況?

「結果喜歡的是誰不是很明顯嘛!」梅雨食指放在下巴上歪著頭默默說道。

 

9

「爆豪這是想要病好想到急瘋了嗎?」麗日若有所思地問道。

「不……我覺得不是……」綠谷搖搖頭「但……」他也解釋不出個所以然,關於爆豪如此衝動的舉動。

「那是在掩蓋和逃避不安哦!小茶子。」蛙吹走到綠谷和麗日的身旁說道。

「欸欸欸欸!小梅雨的意思是——爆豪其實知道自己喜歡誰了?」

「嗯,不過自己大概還沒承認。」

「知道但不承認,好難懂啊小梅雨。」麗日雙手抱胸一臉不解。

「所以……蛙……梅雨同學的意思是小勝潛意識知道自己所在意的對象,但因為某些因素而不願意直接面對,但花吐症所帶來生活上的窘境又逼的自己一定得想辦法治好,所以選擇了一個看似直接但衝動的方案來掩蓋內心的不安?所以……小勝喜歡的人是……上鳴同學?你看小勝都追出去了……」

「不是。」天啊!講了一長串結果還是錯的,正是因為還追出去才不是啊!爆豪目光停留的對象很明顯啊!

看著麗日和綠谷疑惑的眼神,蛙吹表示果然這兩個人都屬於感情遲鈍型的嗎?

「啊啊啊啊——進了教室然後呢!為什麼突然黑屏了!」

突然從教室後方傳來女孩子們的驚呼,讓綠谷一行人忍不住轉過頭,看到圍繞著拿著平板的耳郎一臉興奮的同班女同學們,以及站在旁邊捂著眼的尾白,還有他手上的女生制服。

女生制服?!

「尾白同學……你手上那個……」

「不要問,你會怕。」

10

為什麼他會遇上這種事啊!

上鳴用盡畢身全力飛快地跑著,他還能聽到越來越近的爆炸聲。

他才不想被男人吻,而且被男人吻之外他更怕的是感染上花吐症。

「你逃不掉了。」是爆豪。

哇啊!他不要啊!縱然不斷掙扎,但面對一箭步一伸手就是一個壁咚把自己困住的爆豪,上鳴表示他心已死。

「爆豪,你冷靜點!」

希望之光!前來把爆豪架住後拉讓他離開上鳴的是切島。

「哇啊啊啊!我的好兄弟啊!」

「不要浪費時間了,上鳴你快走!」

「好好好,感謝切島大俠前來救助!」

看著加速離開現場的上鳴,切島在想該如何處理自己跟在自己懷裡不斷抗拒的爆豪。

另一方面得救的上鳴是頭也不回地奔向教室。

「我終於安全啦!」回到教室那刻上鳴興奮地高舉雙手大喊萬歲。

 「就這樣直接被壁咚親不是也很好嗎?哈哈哈哈哈。」耳郎撐著臉嘲笑歸來的上鳴。

「喂……耳郎你怎麼會知……」

「我回來了!最後還是算了!放棄!放棄!」高昂的女音打破上鳴的疑惑,那浮在半空中的針孔攝影機解釋了原因。

「當初還拜託百製造了這個,果真是我太幼稚了!」針孔攝影機的位置移到了八百万的桌上「他們倆的事還是得只屬於他們兩個啊!」
 
11

「太好了!果真這節理科教室是空著的!」

切島死拖活拖終於把爆豪拖近最近的空教室。

爆豪需要個空間冷靜下,他也需要。

「你幹嘛啊!」被放開爆豪對著切島就是吼,只看到一臉疲憊的切島坐在椅子上「……你幹嘛露出這種表情!要不開心的是……嘔……」

「你得這病就少說些話。」切島走近爆豪輕輕地拍拍他的背。

說實話切島現在的腦袋是混亂的,從一大早知道爆豪得花吐症的驚訝到不悅,他到底用什麼樣的感情對待爆豪?

在他兩度踏出班門口要追爆豪那刻到底懷抱的怎樣的想法?

爆豪喜歡的到底是誰?

喜歡?

結果,在還不知道爆豪喜歡的是誰之前,卻發現自己有喜歡的人了嗎?

「爆豪,我說……跟我試試吧!」

12

爆豪轉過頭瞪著切島。

「不要!」立刻拒絕。

「為什麼?反正你都能跟上鳴了,為什麼我不行,我也算是你『周圍的人』啊!」

「不要!」爆豪偏過頭,躲避切島的視線「反正你都有女朋友了,就不要給我填亂!」

「你根本歪理,綠谷還跟轟交往呢!你還不是就給綠谷親下去,轟的表情還恐怖的像要殺人!」切島衝著爆豪大喊,等一下……爆豪剛剛是不是說女朋友?

「等等……我突然不懂了……我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

「昨天你不是跟一個我們學校女孩子走在一起!」

「啊……你說她啊!」切島右拳敲一下左掌,臉上寫著我想起來了「可是啊,她不是來找我的,嚴格意義上來說是找你。」

「哈?」

「因為她是來我問你的事,她是經營科的,因為你太恐怖了,所以她不敢直接找你。」

「為什麼找你!」

「他們經營科好像要做個透過運動會去思考如何行銷英雄科學生的報告,嘛人家都拜託了……就幫一下……」

「我是問為什麼是找你,而不是去找其他人!」

「因為啊……」切島歪著頭笑著,食指比了自己有比向爆豪「我們倆關係不是挺好的嗎?」

切島話一脫口,他基本上做好被炸的心裡準備,果不其然臉馬上被爆豪一手罩住,他看不到爆豪的表情,但能聞到因為「個性」而產生那只屬於爆豪甜甜的味道。

「你憑什麼那麼自信啊!」

語氣早沒有一開始的怒氣,要說更像是無奈的吐槽,這能算是沒有否定嗎?

切島握住了爆豪的手腕,慢慢地把爆豪的手從自己臉上移開。

「所以試試吧?把花炸了它只會化成灰,要親才會好不是嗎?」切島笑得燦爛。

「不要這樣笑得像笨蛋一樣,被感染我可不管。」

「你也沒在管上鳴會不會感染」切島調侃「而且啊……我喜歡你,要是感染了就在親一次唄!」

「在講什麼鬼話啊……要試就快試。」

「你要閉眼睛嗎?」

「煩死了。」

13

爆豪最後還是決定把眼睛閉上了,他坐在椅子上手抓著椅子的前端然後身子挺直。

睫毛也是金色的啊!啊,不對這不是重點,要趕快親下去,切島奮力地搖搖頭,停止了觀察爆豪睫毛。

說實話切島覺得自己的心臟緊張的快跳出來了,總之就是嘴巴對嘴巴然後碰上對吧?電視都這樣演的。

總之一鼓作氣!

之於另一邊屬被動方的爆豪則是等的不耐煩想睜開眼看切島在磨蹭什麼。

天時,地利,人和,總之這兩人還是在沒閉眼的情況下親上了。

兩個人的都在極近的距離下看到對方那雙跟自己有點相似又不同的紅瞳。

Boom!

14

「哇!爆豪你不要一緊張就炸人好不好!要不是我會硬化早就完蛋了。」

「誰緊張了啊!爛頭髮!」

「明明就是在緊張!還有你的頭髮也差不多!」

「老子才沒有緊張!緊張的是你!你提出要親的,結果不知道在磨蹭什麼!」

「對我是在緊張,但你明明也是,我剛親下去,馬上就收到來自右邊的攻擊!」

「還不是你突然就……說好眼睛閉起來的!」
「我正準備親下去,你就睜開眼,我最好能煞車!」

兩人就這樣莫名奇妙的吵起來了。

「夠了,老子不想……」

「等一下!」在兩個人吵了一陣子後切島像是想起什麼的打斷了爆豪「我說……你沒有再吐花了吧?」

 「嗯?」這麼一說吐花給自己的那股難受感的確是消失了,爆豪摸摸自己的喉嚨「好像是。」

「所以勝己是喜歡我的對吧!哇啊啊啊好開心!」

「等等你那什麼稱呼,誰准你叫我的名字了!」

「可是互相喜歡交往的話不是要叫名字嗎?」

「哪有情侶進展那麼快的!」

「哇!勝己連情侶都講出來了,我們果然算是正式交往了吧!」

「你是白痴嗎?話一定要講那麼白嗎?」

「在交往的話,我們能牽手嗎?我看轟和綠谷都會牽手。」

「靠,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和那個廢久和那個一半一半的傢伙比啊!」

不過爆豪還是把手伸到了切島面前。

「只能走到門口,遇到人一定要放開。」

「嗯。」切島用力的點頭。

順帶一提,從質詢、追逐、解開誤會、告白、親、交往、牽手、走到班級門口、有點依依不捨放開手、公告病治好了、全班歡呼、幾個找爆豪不是找切島問詳細情況的KY被炸,這些事在自習課的50分鐘內完成,電視劇能拖一個月的劇情在50分鐘結束。

說到花吐症,把花炸了它只會化成灰,還是要親對人才會好。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6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