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爆】把花炸了它只會化成灰2

*花吐症設定
*越來越ooc了orz
*SHR:短導師時間
*花吐症是碰到患者吐的花就會被傳染的病

上一次的最後一句「跟你沒關係」其實和「關你屁事」兩個我之間猶豫了很久,想說不要讓小勝一直爆出口……不過嘛……各位覺得哪個比較好啊,lof有修改功能真不錯,原本想一口氣寫到結局,但我真的撐不下去了,暫時這樣吧。

我是個很會拖劇情的人【躺

★★
2

「對不起。」

在兩個人大眼瞪小眼沈默好一陣子後切島率先道歉,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去在意爆豪單戀的對象,是想幫他嗎?好像不是這樣那又到底是為什麼,切島得不出結論,但侵犯到爆豪的隱私是事實,他大概是為了這個生氣吧?他猜。

「那個……先起來吧?」切島對爆豪伸出手,爆豪嘖了聲,但還是讓切島把自己從地上拉起「啊……那個!我們走快些吧!不然要遲到了。」

爆豪沒說話,兩個人只是比肩走著,沒有半句對話,連眼神接觸也沒有,總而言之就是——尷尬。

還算順利地走到學校進了教室,爆豪也沒有像方才那樣突然吐起大量的花,但爆豪戴著口罩這件事還是引起班上疑惑的目光。

生病不稀奇,只是爆豪生病稀奇點。

但爆豪散發出的「什麼都不要問不然去死」氛圍,自然也沒人敢問發生什麼事,就連身為爆豪髮小的綠谷也不敢靠近,應該說正因為是髮小氛圍感受性更是強烈。

「切島同學……」決定趁著還沒上課前趕快釐清情況的綠谷選擇了切島。

「嗯……啊是綠谷啊……」還在因為早上的事而陷入思考的切島這才注意到站在自己位子旁的綠谷「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

「沒事……但……」綠谷壓低音量「我想要問下小勝的事……」

「哦……嗯」切島看向綠谷但他更關注的是綠谷後方坐在位子上爆豪,總覺得他臉色有些蒼白,是因為花嗎?到底是哪個渾蛋,啊不,爆豪喜歡誰他管不著……

「切島同學。」看著再度恍神的切島,綠谷又喊了一次名。

「抱歉抱歉,嘛……大概就是生病了吧,雖然說笨蛋不會生病,但怎麼說爆豪也是天才嘛,哈哈哈哈……」切島乾笑。

「不,我不是問這個」綠谷搖搖頭「小勝雖然平常就是那樣子,但像今天這樣壞情緒也是少見,而且……」綠谷盯著切島,猶豫了會「而且切島同學也跟平常不太一樣……」

「不太一樣……?」

綠谷手忙腳亂趕緊解釋「今早切島同學不是跟小勝一起走進教室嗎?兩人之間氣氛很微妙……」

【早,轟同學。】
【早……嗯……八百萬你能幫我在再製一個上次你幫我做的那個嗎?】

「嗯怎麼說……平常切島同學如果遇上小勝絕對會攀上去勾肩搭背,就算小勝擺著臭臉也不會推開,兩人安安靜靜地一起走進來反而違合」

【……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麼突然……】
【沒什麼大事……總之謝謝你】

「再加上一直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的切島同學……啊還有啊……不過最主要的還是想趕快找到小勝生氣的原因!」

【欸欸欸!轟同學等等,現在爆豪同學他……】

「原來你是這樣覺得的嗎?」切島落寞地笑著「大概是我做錯……」

碰窿!是桌椅被撞開的聲音,硬生生的打斷了綠谷和切島的對話。

「爆豪!轟!」
「轟同學!小勝!」

綠谷跟切島同時喊出聲,面對眼前爆豪突然緊抓著轟的衣領,班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麗日同學,現在是怎麼了?」

因為正和耳郎聊天而最靠近事發現場的麗日也是搞不清楚狀況「我不知道……好像轟跟爆豪講了什……」

「花吐症,我問他是不是也得了花吐症。」

轟此話一出,所有人又更懵了。

然後在所有人愣住時上課鐘也響了。

3

身為班長的飯田理應叫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但目前這種情況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

嘩——門被拉開了,是相澤。

「你們這群小鬼在吵什麼,現在是*SHR的時間……」一進門的相澤一抬頭就看到所有人圍著轟和爆豪「喂,你們兩個小鬼不是要幹架吧?」

又是一陣沈默。

突然間爆豪快速放開扯著衣領的手,與其說迫於環境壓力,倒不如說急著要做什麼,他一把撥開眼前的人群就是往門外跑,然後又看到切島也緊跟在後跑了出去。

「老師,不用追了,反正大概也跑不遠。」說話的是轟,他整了整弄亂的制服「他身上有著跟我之前一樣花的味道。」

「花吐症所帶來的痛苦不是你們所能想像的,尤其是像他那樣硬撐著。」

4

跑在切島前面的爆豪一個不穩。

所幸切島手一伸撈住了爆豪,他抓住爆豪的肩膀一轉讓他面向自己「喂,你小心一……」

然後切島看到的是爆豪慘白的臉色,說什麼也不管了就是扯掉爆豪的口罩,爆豪原本似乎想掙扎但又放棄了,他低下頭手緊緊抓著切島的西裝外套,花又或唾液黏糊糊地就是吐在切島身上,說是爆豪拋棄了自尊更應該說吐花的痛苦比在切島面前拋棄自尊還要難受,乾燥的異物卡在喉嚨,不斷的不知道何時才會停止的一朵又一朵的花傷害食道,疼痛加上困難的呼吸,還有更深層的說不定連當事人也沒意識到複雜的情緒,種種混雜在一起。

「花吐症的痛苦不是你們能想像的。」
轟是這樣說的,指的不管是身還是心。

就算西裝外套被吐的都是,切島也沒有推開爆豪,只是輕輕地拍拍爆豪的背。

「我啊不討厭爆豪你那老是嘴惡樹立敵人的性格,畢竟你其實不是壞,但是這樣老是逞強這事我怎樣也喜歡不起來啊。」

「你白痴嗎你幹嘛做到這樣?」這是爆豪再次抬起頭的第一句話,切島搔搔頭然後傻笑。

爆豪盯著切島的外套,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麼,不過話馬上被切島搶去了。

「啊!沒事,外套等下脫掉沖一沖就好,不過花啊用這個裝起來吧!」

切島笑著舉起手上拿這個水桶,這是他跟著爆豪衝出去時轟塞進他手裡的,轟那時給了他一個水桶和一句話。

「不要碰到花。」

5

「葉隱同學,現在情況怎麼樣?」麗日問負責偵查的葉隱,這是綠谷和麗日的主意,對於重視自尊的爆豪,為了不要刺激到本人,所以才派了絕對不會被發現的葉隱偷偷觀察窗外。

「嗯……就如轟說的那樣爆豪沒跑遠,基本上就在離班上不遠的走廊就停下來了,然後看到很多的花,還有好像在說些什麼,嗯大概這樣。」

相澤看了眼腕表,SHR的時間很快就要結束了「等下我會去找復原女孩登記花吐症感染人員,畢竟是必經程序,你們真是天天都當在演青春電影,一個月兩個花吐症感染者。」

「相澤老師……」

看著所有學生複雜的表情,相澤又補了句。

「不過,算了,就算是大人甚至是職業英雄為情所困也不再少數,下節是自習你們就好好想辦法解決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你們就好好的幫助他(們)。」

相澤那個「們」音放的極輕,雖然他覺得稍微對感情敏感點的人都能看的出是怎麼一回事,但別人感情這種東西說太白也不是什麼特別好的事,況且他只是個局外的大叔而已,亂下定論就不要了,還有小鬼們不要自己隨便講講就露出那種放鬆開心的表情。

「啊啊啊他們要回來了!」葉隱大叫提醒。

教室的門再次被拉開了。

「抱歉,我們回來了。」

說話的是切島,旁邊站的是爆豪,手上提的是滿滿一桶花。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