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架空】名字什麼的還想不到

之前的那個變裝產生的腦洞初階實體版,開坑不填習慣者,請不要有太大的期望。

cp應該轟出轟,也有可能有班長組和切爆切,不過能不能寫到是另回事,感情描寫應該也不會太清楚,偏友情向這樣……?
爆豪的設定我已經想好啦!目前保密,大概……

警察啊黑道啊高級俱樂部啊雖然是這樣的設定,但專業術語跟知識真的超不足,看看就好。

以上。

0

「幹,老子在講話沒聽到哦!你害老子跌倒是不用給賠償嘛!」

「非常抱歉。」

典型的敲詐方式。

面對揪著他的領子不放的街頭混混,轟冷靜地道歉,這種情況無論對錯先道歉總是比較好,雖然賠償金什麼的一定不會給,因為是他自己醉醺醺絆到放在巷子裡的垃圾然後跌的狗吃屎。

對方嘴裡濃烈的酒氣令轟忍不住瞇起眼,他現在跟他耗著,打算直到經理聽聞外頭的吵雜聲跑出來為止,他要是連這點也不能忍,當初就不會跑到這做這個工作。

他早不是原本的那個轟焦凍了,他現在只不過是個俱樂部小弟罷了。

「嘖,他媽的。」

對方明顯惱羞成怒,右手拳頭看來準備往他的臉揮去,啊,要是他真的朝他揮拳他應該可以把他揍得連他媽都不認得吧?

嗯?拳頭沒有揮過來?

「住手!」聲音的主人是個有著頭綠色捲髮的青年,是他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誰啊!」混混放開揪住轟領子的手,奮力掙扎,但只讓青年手抓的更緊,然後在來個反手壓制。

青年的臉看的更清楚了,是比預想中更年輕的臉,兩邊臉頰各有四個雀斑。

青年往懷裡掏了掏,拿出個黑色皮套,上頭的旭日章十分顯眼,他打開皮套。

綠谷出久。

「不好意思,我是警察。」

接下來只看到混混臉色由紅變青由青變白由白變灰,青年警察跟他說了幾句,他就灰溜溜的走了。

「你沒事吧?」青年警察又或應該叫綠谷出久抱歉地望著轟「對不起,因為某些特殊的情況我現在不能以這個身份把他直接送給警方。」

「我沒事,謝謝你,這種事很常見。」轟點點頭。

「那太好了,感謝你的諒解。」綠谷出久搔搔頭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他笑起來特別好看,雖然這樣形容男性似乎不太妥當。

「那再見。」

「再見。」

轟看著綠谷出久漸漸遠離的背影,他想他大概有一陣子都不會忘記那個笑臉。

至於過沒幾天又跟他遇上就是後話了。

评论
热度 ( 4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