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梗】論抗寒戰鬥力

改了那個下飛機各國人民的梗,沒頭沒尾,寫好玩的,極東姐弟戲份有點多。
*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走下飛機,迎接他們的是刺骨寒風。
管他什麼北極震盪還是其他,春燕只知道她現在冷得要死,尤其大家剛從溫暖的泰國回來,身體實在反應不過來。
「冷死人了啦!」春燕邊喊邊往身上在加上毛衣、羽絨外套,頭上戴上之前親手織的毛線帽,脖子圍上同款圍巾,手上理所當然地戴上手套,這也使她穿上雪靴時的動作有點笨拙。

全副武裝。

「春燕小姐很怕冷呢!」菊微笑說道。

「你就不冷?」

「身為武士是要學會忍耐的,這一點點寒冷算是什麼,我們家的JK可是在下雪天都能露大腿的神奇族群。」

「喔……」看著洋洋灑灑講了一堆廢話邊穿上風衣的菊,被調侃的春燕忍不住爆發「既然不冷就有種不加風衣啊!裝啥B,裡頭的西裝外套也給我脫掉!」

「不要,在下不要。」剛剛裝出來的B格蕩然無存,菊死抓著身上的風衣守住防線,春燕死拉著他的風衣就是要脫,兩人拉拉扯扯,在地上扭成一團,然後不時爆出幾句日文的雅美蝶和內醬。

「你們在玩遊戲嗎?安娜也想一起玩!」安娜笑得燦爛,好比盛開的太陽花。

春燕和菊停下動作。

「輸了。」春燕。
「是啊!」菊。

面對還是穿著細肩帶和人字拖的安娜,一股挫敗感湧上。

「春燕小姐的歐派也輸了呢……」菊望向安娜的波濤洶湧。

「閉嘴!小鬼,我這是隱性巨乳!」春燕從菊的頭上巴下去。

*
「不管是巨乳貧乳,女孩子永遠都是可愛的!」羅維諾對春燕遞出右手。
「花兒無分美醜大小,只有不識貨的男人。」費里西安諾對春燕遞出左手。

春燕就這麼鬼使神差的搭上這對帥哥意大利雙子的手,讓他們把自己從地面拉起。

「可是奇怪的是,老子現在只認為出現在我眼前這朵牡丹是最可愛的。」

「Ve~春燕小姐你會原諒我們講話矛盾嗎?如果能原諒的話……」

「下次一起去喝杯茶如何?」兄弟異口同聲。

還坐在地上的菊一臉woc。

*
「好吵……那對兄弟還穿著短袖邊抖邊搭訕真是搞不懂。」諾薇懶洋洋地坐在長椅上。
「我覺得很好啊!他們看起來很開心!」蒂娜笑著回應諾薇,順便整整她的那頂白色貝雷帽。
「所謂不搭訕會死就是這麼一回事,要不要喝點酒,叫什麼來著……二鍋頭?」貝爾莉卡說著把手上的的酒分到其餘兩個女孩手裡,這是她剛剛差丁馬克買回來的。

中國的酒也不錯啊!應該再叫丁馬克買點甜食回來,女孩們如是想到。

「小冰,雖然沒很冷,不過還是加件薄外套吧!」丁馬克拿著自己的外套要給艾斯蘭穿上。
「不要把我當作小孩子!還有我為什麼要穿你的外套啊!你在期待什麼!」艾斯蘭別過頭作勢不理丁馬克。

今天的北歐五人組也十分容洽。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