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鬼滅嗎

鬼滅之刃絕贊安利中

【歡樂向】A班男子公主抱的時間①

突如奇來轉的有點硬的公主抱大賽,人物ooc有,比較少出現的角色就會很快的帶過,因為組合是抽籤出來的,所以有許多少見的組合,我只是想看公主抱。

1

「公主抱什麼的不是很厲害嗎!女孩子不是也覺得能做到的人很帥氣。」

「比腕力時你就專心點。」

「公主抱就是把人打橫抱起的那個嗎?」

「差不多就那樣。」

「那不是誰都做的到,有什麼了不起。」

「你做得到再講。」

「我連你都抱的動,要試嗎?」

「做得到就來啊!」

有哪個誰說過男人不管多大都是個孩子,這群高一男學生完全印證了這句話,小小的爭執變成了競爭,浪漫的公主抱莫名其妙變成比賽方式。

突如其來的公主抱大賽,雖然抱和被抱都是男人。

競爭的、看好戲的、無所謂的又或被扯進來的的,一群少年浩浩蕩蕩的來場大賽,誰想得到一切始於男性間比力量單純的掰手腕,然後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如此混亂的局面,或許該慶幸女孩們皆因有事不在場。

力氣較量第二回,公主抱。

明明毫無意義又十分羞恥,男性們卻沒自覺的神奇大賽。

「那個……各位加油!」

「抱男人啥的我敬謝不敏 。」

不喜歡比較的口田和不想抱男人的峰田自動退賽在場外待命兼加油。

「我把籤做好了,大家抽吧!」奉命做籤的口田把籤桶遞到其餘男性面前,折了二折的紙籤一一從籤桶裡拿出來時,大家命運就這樣定了下來。

「嚴格來說這場戰役沒什麼公平性,畢竟抱的人重量大家都不一樣,以體格來說最吃香的是障子和砂藤,好玩程度比實際意義大的多。」

「是這樣嗎……我看大家都很認真啊!」

「因為是一群一頭熱的笨蛋,完全沒意識到,說到底男人抱男人到底哪裡有趣啊!要抱也要抱妹子啊!」

「欸欸峰田同學冷靜點。」

2

「那誰先開始?」待大家抽完籤後綠谷問,不知不覺間他變成類似主持人的角色。

「先障子跟砂藤吧!他倆的結果應該毫無懸念。」切島說道。

「那就拜託障子同學和砂藤同學了。」

障子和砂藤攤開手上的紙籤,分別是轟和上鳴。

「是我。」

「欸欸欸欸欸欸欸我?」

【峰田:看來先上場的公主們已經決定好了。】

【口田:公主……?峰田同學你確定你這樣講不會被冰起來嗎?】

峰田在場外順勢做起評論員的角色,一旁的口田則為了他有點KY的言論心驚膽跳。

兩人當然毫無懸念的成功了。

轟面無表情的走向障子,然後障子很普通的把轟抱起然後放下,場面毫無情緒起伏,至於另一位上鳴到了臨頭才發現這事意外的羞恥,幾分掙扎後才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讓砂藤把自己抱起,跟坦蕩蕩的轟比起來簡直天差地別,障子那組所沒有的戲劇化都由這組的上鳴包了。

【峰田:障子那組真安靜,有點無聊。】

【口田:畢竟兩個人平時都不是多話的類型。】

「那接下來換誰?」

「抱人的換被抱,被抱的換抱人這樣繼續如何?」剛整理好情緒的上鳴提議,他似乎是想從被抱方轉抱方找回自己的帥氣。

「如果大家沒意見那就這樣吧!請抱方主動出來。」

2.5

「這群男人有病嗎?」原本要進教室的耳郎,看到班上的男同學們的公主抱大賽如是說。

3

「等等,在那之前讓我先來吧!」已經脫離害羞情緒的上鳴,等不及好好展現自己的帥氣「切島,我的好哥們,我的對象是你。」

「是我啊,那就來吧!」切島也表現的很大氣。

「啊!等等要拍照,雖然手機相冊我只想存女孩子的照片,啊,轟就你吧!」上鳴把手機塞進轟手裡「會用吧!記得把我拍的帥氣點。」

轟看了眼手上的手機,想了下還是舉起並對準上鳴。

「來吧!看我的!」上鳴一手扶著切島的背,一手放在切島腿彎處,然後使力。

奇怪……好像舉不起來?上鳴低頭往向切島,對方一臉你怎麼沒動靜的狐疑樣。

喀嚓,是相機的快門聲。

我的轟少爺你不要拍啊!上鳴心裡吶喊,然後在下一刻他聽到連續快門聲。

【峰田:不愧是笨蛋,真丟臉啊……】

【口田:是不是該安慰他一下……】

切島站在orz伏地樣的上鳴旁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雖然發電需要體力,但對力氣卻沒有那麼大的要求……」他像要解釋什麼般碎念著。

「上鳴,你的手機。」轟蹲下把手機遞給上鳴,這個只是為了還手機降到跟自己一樣高度的男人,讓上鳴感到一絲溫暖。

「轟,謝謝你……」他打開手機的相冊,心裡想著一個對自己那麼好的人就算被他拍了丟臉的相片也沒關係,接著冷不防地他看到一片綠,再仔細一看都是那時站在他旁邊的綠髮少年。

「待會傳給我,一張都不能少。」

啊,他或許可以開心他丟臉的姿態沒有被拍下,但這股難以言喻的挫敗感讓他五味雜陳。

「不過你叫我幫你拍的照片我還是有拍,雖然你沒成功就是。」

面對轟無表情的臉,上鳴電氣,崩潰。

TBC

還沒寫完,努力中。

评论 ( 4 )
热度 ( 75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