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作和百之助

繼續WB搬運系列

**

因為在群裡講很多,所以乾脆整理一下自己對尾形和勇作的看法,因為勇作是個只出場三頁的角色,不是什麼小論文就是個人妄想,如果可以接受那就繼續了。



對於勇作在公開場合喊尾形兄長,到底是故意搞霸凌還是單純的白目,我個人傾向後者,不過這是以勇作那有點傻的「沒心沒肺」的笑容和尾形高潔的評價下去做的結論就是,基於這點把勇作真的很開心有個哥哥當作事實,但在被愛著的環境下長大的勇作,做出這些舉動態度多少都有點無意識的居高臨下,勇作不覺得稱呼「兄長」有什麼過錯,他可能自顧自的認為自己要做個好弟弟,要多關心兄長,兄友弟恭,在優良成長環境下的勇作大概就會認為有哥哥後就應該這麼做吧!



這些充滿著人類的善意愛意的舉動由勇作(在雙親祝福下出生的孩子)來做更顯得耀眼,在尾形敘述回憶中的勇作是看不到臉的,我個人在猜想是不是因為勇作的存在耀眼的讓尾形覺得刺眼呢?尤其眼睛最是能體現人靈魂的地方。



至於尾形說對勇作沒產生嫉妒我願意相信是真的,沒有人會去嫉妒自己不可企及的存在,尾形對勇作應該是沒有那種要是你沒存在就好的感情,尾形的行動與其說報復和惡意,只是單純的想確認,雖然做出來的結果跟報復和惡意是一樣的,單就103話而言尾形的行為思考模式非常簡單。

要是獵到鳥媽媽是不是就不會煮安康魚鍋?→結果會做。

媽媽要是死了是不是她就能見到愛人→結果不能。

勇作要是死了爸爸是不是會想起我→結果不會。

簡直是充滿實驗精神的實驗題,勇作跟童年獵到的鳥大概在尾形眼中大概是差不多的意思,漫畫裡還把被爆頭的勇作和死掉的野鳥放在一起。


題外話,尾形私生子的身份個人感覺像是公開的秘密,就是那種不能放在公開場合講但大家都知道,私生子的身份似乎也沒有想像的那麼不堪,不然鶴見也不會想去利用尾形的這層身份了。

漫畫裡的內容都講完了那就講點更妄想的內容,勇作如果知道是尾形殺了自己到底會有什麼反應呢,個人妄想是這樣:欸是兄長狙擊我的?!→兄長為什麼要那麼做呢→(知道原因後)兄長真可憐啊,這種毫無惡意的悲憫。

最後結尾在提下明明都是關愛,勇作和阿希莉帕到底對於尾形來說有什麼差別,雖然我開始很想扯什麼大道理啦,但最後冷靜下來還是覺得最主要還是兩個人(勇作和阿希莉帕)身份上的差異,勇作這個身份加我前面打的原因注定尾形不會主動去接受他那沈重而刻意的善意,阿希莉帕這種一開始是跟尾形無關的人反而更容易走進尾形的內心,阿希莉帕的善意是一視同仁的,只要她認同你,阿希莉帕對於尾形比較特別的大概只有對他的態度比較柔軟些,其餘其實跟對待其他人沒兩樣,你要不要吃飯?你有沒有受傷?這裡很好吃你要不要吃點?這些家常便飯沒有負擔而又真摯的關心或許才讓尾形感受到一點被人關愛著的感覺。
大致就這樣,有其他的看法歡迎討論,雖然我常常思考角色關係想到腦袋當機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朋友,看鬼滅嗎 | Powered by LOFTER